联系我们

骑士团队

阿威先生

15555225945

weige4812

201255506@qq.com

北京封控何时能完结_34天前的北京早已给过一场标准答案…

发布者:骑士大人发布时间:2022-05-24访问量:20

快哉君说

别的城市突遭小规模成灾,单厢忍无可忍。再给他们一点儿信赖、一点儿天数,相信迅速就能调整过来……

来源:王嘴巴先生(ID:huangezishiba)

此轮北京禽流感,我们想必都已介绍,形势依然严峻。

正巧前不久,看到一篇北京原副市长李华栋简述1988年北京皮肤病原体感染大盛行的文章。

才发现,当年的那场禽流感,与虽则今日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01

1988年成灾的感染病,因一种叫科蛛的食物而起。

北京人本来就香甜可口科蛛,而且不是熟吃,只是用开水烫一下,就图那口半生的鲜味。

彼时,北京附近的如东在岸上挖出一个大科蛛带。

4000吨科蛛,一半以上都销往北京。

那还是买菜要用票的年代,科蛛好吃,不用票,还便宜,人们当然争相购买。

想象一下,海参突然只要几块钱一斤,你抢不抢?

不过从那时起没人知道,那片水域只不过已经被污染,运输科蛛的船还运送过粪肥,引致那些科蛛都带着皮肤病原体感染病原体。

全北京有230万人吃了这批科蛛,结果皮肤病原体感染成灾,连续好多天单日新增1万以上。

三个月的天数,30万人病原体感染。

这是甚么概念?要是那这时候有,估计贴文都Haon了。

北京一处由单位礼堂改建的临时性疗养院

挤满了皮肤病原体感染病人

铺天盖地的禽流感里,出现了许多让人无奈的局面。

一是最开始的掉以轻心。

只不过早在1982年底,北京就出现过一场由如东科蛛引起的皮肤病原体感染盛行,只不过彼时收容的病人总共就一万多。

一场小规模成灾,北京的医疗保健和卫生系统足以迅速较好地扑灭。

所以,没引起甚么倚重,更没有做甚么预防准备。

二是许多重要信息不如明朗。

李华栋回忆,从那时起正是改革开放之初,北京经济建设备受倚重的这时候。

更为适宜“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相关部门对禽流感的具体情形还有所“保密”。

顾虑太多,搞得许多卫生防疫措施不能较好地执行。

即便医生都知道,只要做好防护,敬神,就能把感染降低。但普通民众不专业、不介绍,就会很紧张。

三是医疗保健资源被挤兑。

彼时北京增设了Purbi隔绝点、十几万张床位,但医护人员就那么多。

有次李华栋走访疗养院,一个病人跟她大声抱怨:

“我从早上发烧进来到从那时起,一口水都没喝上,你们就忙到这种境地?”

说实话,还真就忙到这种境地。李华栋说她从那时起回想起来,还真的鼻子发酸。

你看,简述彼时的情形,再看一看从那时起,是不是真的似曾相识?

疗养院走廊里的病人

02

那34天前,北京是怎么把皮肤病原体感染禽流感摁下去的?

除了加紧扩充医疗保健资源,首先做的,是最大力度申明重要信息。

北京感染病疗养院院长频频在电视上通报实时情形,广播每天滚动科普,各种报刊都开辟专栏。

为的是让每个人都知道,别生吃科蛛了,也不必乱着急,好好洗手、敬神是最好的防治。

呼吁街坊,少回家,别回家,减少接触,也就降低了病原体感染。

也别疏忽大意,一旦有苗头,加紧治疗。

重要信息都清楚了,我们心里也就没那么慌了,交叉感染得到了有效避免。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北京的领导,担心卫生防疫政策全面落实到基层会Baug。

于是申明表态:

“这是一场病灾,北京有甚么事,要说职责,就得是我的职责。”

这话听起来轻松,但真的给压力巨大的卫生防疫人员打了一针强心剂。

他们得以放开手脚,更灵活地推进工作。

比如说彼时有个病例:一个孩子的晋尊桌上有科蛛,小孩子真的好玩,给宝宝舌头上舔了舔。

结果年轻的爸爸和三个月不到的婴儿都染上皮肤病原体感染。

对这样的情形,北京因人制宜设置家庭病床328张,让小孩子带着孩子隔绝。

还有特别针对孕妇,在介绍皮肤病原体感染不会引致胎儿畸形后,北京专门设立了皮肤病原体感染E4300。

非常时期,怀孕的爸爸也能很顺利被收容、生产。

当年北京的皮肤病原体感染E4300

重要信息的透明申明,媒体报道的妥当,街坊不再怨声载道,当然积极配合。

有了兜底的声音,有了人性化的具体措施,我们也都更乐观,有信心。

病原体感染人数30万的皮肤病原体感染,短短三个月,就被北京消灭。

03

简述完往事,再来看一看北京当下的情形。

前不久,北京官方发布了一则道歉:

“面对感染性、隐匿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我们的认识不足;

特别针对病原体感染者大幅增长的情形,我们的准备也不如充分;

同时,一些防控措施执行不妥当,全面落实不妥当,许多封控地区群众生活保障不如周到。”

几句话,说清楚了北京正在面临的主要麻烦。

只不过看一看从那时起北京卫生防疫出现的问题,不难发现,许多和34天前几乎如出一辙。

北京经历过迪士尼封控下的烟花、把奶茶店划分为最小的“中风险地区”,科学精确,一直被称赞。

但这次“精确商业模式”在与奥密克戎的赛跑中,却显得力不从心。

而且北京本来是人口流动很大的大都市,稍不留神,禽流感还会外溢。

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病原体需要被重新认识。

许多传统的商业模式,比如封闭管理,虽然痛苦,但也是必要。

许多这时候,重要信息不对称,造成了怨声载道。

新闻上陡然增加的数字,住宅小区接二连三封控,许多住宅小区还突然撤除几个小时。

人人心里纳闷:为甚么封,是疑似,长程,还是阳性?封到甚么这时候?

为甚么临时性撤除,但出去买菜又被制止,到底应该怎么做?

不明不白的这时候,小道消息最容易传播发酵,一天数我们不知真假,手足无措。

这也引致了接下来的民生问题:

封控期间去哪里买菜?网上买不到菜怎么办?家里有病人怎么办?

网上段子满天飞,土豆换萝卜这样物物交换的,没辙薅绿化带的,北京人只能开启自嘲商业模式。

他们哭笑不得,我们看着心疼。

包括这次北京禽流感无症状病人数量非常多。

但网上许多人说,自己明明有症状,但却被归为无症状,不明白怎么回事。

根据浦东疾控中心一位朱医生说,北京从那时起所谓的无症状是无影像学肺炎症状。

但不是无发烧咳嗽的流感症状。

我们一直以为连发烧咳嗽都没有才叫无症状,事实却不是这样。

这种知识,公众没有被告知、教育,又造成许多误解,引起恐慌。

更重要的是,北京的医疗保健资源吃紧。

虽然从那时起的卫生体系肯定比当年更发达,但北京的人口数量已不可同日而语。

医护工作者筋疲力尽,意外状况还频频发生。

被疗养院耽误救治而去世的护士,被120拒绝帮助的老人......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但它们还是发生了。

如果制度上,不能给具体执行的工作人员一点儿灵活性,允许他们根据具体情形做出紧急决定。

那么次生伤害恐难避免。

这些,都是当年和从那时起,北京在经历的问题。

04

不过越是这种这时候,越不能只顾着嘲讽和吐槽。

而是真正要叩问,摸索前路。

我们不能只讨个教训,却不吸取经验。

当然,今日的北京已不是当年的北京,今日的新冠也不是当年的皮肤病原体感染。

但有用的经验,依旧值得借鉴。

个人真的,我们有必要把一些政策、重要信息,申明地更清晰一点儿。

哪些住宅小区封了,为甚么封,居委会应该做甚么,居民应该做甚么。

轻症、无症状应该怎么办,是居家隔绝,还是要去挤兑医疗保健资源。

......

一件件慢慢来,说清楚了,我们明白了,自然不会焦虑,有条不紊,好好配合。

许多临时性的政策,也要有弹性的余地。

谁都无法预料突发状况,特别的事情,也当灵活地去办。

不能让本来就生着病的人,因为住宅小区封闭,无法就医。

不能让不会网购的老人,买不到菜,苦苦哀求。

不能让孩子一个人隔绝在封闭的住宅小区,爸爸从外买菜回来,却进不去。

规定严格,但人也该有温度。

前不久闵行区,有个阿姨独自拎着大包小包,要去疗养院。

但地铁停运,要走2.5公里,阿姨崩溃地掀起自己的假发大哭:

“我走不动了,我是要去化疗的人。”

两位民警看见后,核查完阿姨的核酸报告,马上开着警车送她去了疗养院。

这是我们希望更多看见的人情味:既保证了卫生防疫,又顾全了人的需要。

而我们普通人,也有权利讨论、提建议。

目前的讨论,许多夹杂着情绪,我们可以冷静下来,提出更理性的想法。

比如你住宅小区被封过,遇到过不便,就可以想想,许多措施怎么调整会更合理更高效。

即便不一定都正确,但肯定比光吐槽有用。

更有能力的人,也可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更多人。

就像北京的一位大哥,悉心整理了民间卫生防疫保护指南。

带住宅小区居民们介绍科学知识,积极自救。

告诉每个人,与其在家抱怨、恐慌,不如团结互助,积极抗疫。

当前的北京,正是焦灼期。

别的城市突遭小规模成灾,单厢忍无可忍。

再给他们一点儿信赖、一点儿天数,相信迅速就能调整过来。

每个普通人,也要先把自己妥善安排好,少添乱,再保护好身边人。

34天前,北京等来了春天。

相信这一场寒冷,也迅速就能过去。

参考资料: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市原副市长回忆1988年北京皮肤病原体感染大成灾

三联生活周刊:从1988年的30万人皮肤病原体感染到新冠肺炎:北京是如何应对的?

外滩TheBund:北京一座楼一群人的理性抗疫指南

喜欢今天的文章,请在文末点亮“在看”分享给亲朋好友吧!

—END—

作者简介:我们好,我是王嘴巴,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嘴巴先生】(ID:huangezishiba),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

改版啦!请我们将我们设为“星标”,方便第一天数收到推送,不然就要跟我们走散喽!方法如下↓↓↓

客服微信:weige4812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