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骑士团队

阿威先生

15555225945

weige4812

201255506@qq.com

《金粉世家》:十年后才懂,冷清秋一句话,早就言中了金家的败落

发布者:骑士大人发布时间:2022-11-19访问量:2

金粉世家

如果你有情感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倾诉哦

让我做你最好的倾听者,聆听你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作者:花语迟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原著与电视剧有出入

十年后再读《金粉世家》原著才发现:

金家的倾颓败落,早已是必然之势。

家中长子不成气候,而幼子挥霍无度,金铨的放养式教育,金太太只顾偏宠却不顾家中均衡,儿媳妇放高利贷,家中真正清醒的几个女孩子也并无实权,能做的唯有自保。

走到如今这一步,大厦将倾,已是必然。

混乱的根源

金家真正混乱的根源,是手握大权,却处理无度的金铨和只知道偏宠守规矩的金太太。

说到底,金铨手中的权力,是家中子弟混吃等死,不求上进的根源。

因为拥有,因为有资本,所以无所畏惧。

金铨当时时任内阁总理,自是有其过人之处,若是家中的孩子能够在其所在的领域发挥其作用,也未必会走到如此衰败的地步。

但问题在于,能够帮着金家继续立足的人,一个都没有。

在金家,长子金凤举整日想着花天酒地,就连妻子生产之日他都只顾着在舞厅玩乐;次子金鹤荪在外包养花旦,甚至还跟男戏子扯上关系,总想着玩点儿新鲜的;三子金鹏振更是整日留恋于茶楼酒肆,每天如小开一般;小儿子金燕西更是烂泥扶不上墙,宁愿花钱去追一个女学生,都不愿将心思放在读书上,即便是都已留洋读过大学的,可思想上却还是有男尊女卑的想法。

在外这几个儿子留恋花草,不务正业,就连金铨凭借手中的权力所谋来的职位,他们也极为消极怠工,时常甩锅给他人,在内对家人更是消极懈怠,连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都没有尽过。

就连金铨自己都说:

我四个儿子,全是正经事一样不懂,在这女色和一切嗜好上,是极力地下工夫,我恨极了。

金燕西曾经非常骄傲地对冷清秋说,金家家大业大,任自己怎么挥霍,那也是挥霍不完的,即便自己没什么能力,至少也能守着祖业好好过日子。

却未曾想过一语成谶。

正是当时的恣意挥霍造成了如今的难解困境,即便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也得有死而不僵的资本才行。

金铨去世后,金燕西同冷清秋后期冷战,却还时常出去花天酒地,拿钱财去捧戏子白莲花白玉花姐妹的场子,甚至给白秀珠去献殷勤,用得便是自己分得的一点遗产。

而金太太的偏宠与死板,则更加剧了这一状况。

金太太时常对家中的儿媳和女儿们说,家中的男人是顶梁柱,可问题的关键在于:

金家的这几个顶梁柱,连守成都不能做到,又谈何上进?

金太太对孩子们好是没错,但问题是,这好已然是没有边际,甚至没有了底线和分寸。

而深受这份好影响的,便是自小被宠大的金燕西。

作为家中最小的儿子,金燕西已然是被宠坏了的,如果金太太真的看得清当时的形势,又怎么会容许儿子如此胡来,退了与白家的婚约,导致白雄起提前算计?

按照当时的形势来看,金燕西对于白秀珠未必没有情,即便这份情谊多情而浪荡,而金太太但凡看得清形式,便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羞辱白秀珠,致使金家与白家的联盟破裂。

何况,金燕西脑子里又满是别的花花肠子。

原著里,金燕西一提到结婚,首先想到的便是受人辖制,不得自由——尤其是同与自己门当户对的人的辖制。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金燕西结婚是为了不受辖制,而选择了冷清秋这样出生高门,却算是没落小户学习新知识的女子,一来面子上算过得去,二来为的便是好拿捏。

原文中曾这样写道:

现在他忽然想到结婚是不可鲁莽的,一结了婚就如马套上了缰绳一般,一切要听别人的指挥。倘若自己要任意在情场中驰骋,乃是结婚越迟越好。既不望结婚,可以不必受白秀珠的挟制了。

思想的扭曲

而究其根底,金家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与大家族的团体思维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我们几乎可以看到,金家但凡清醒能明白事理,能够真正理事的,反倒大多都是女子,而家中的男子一个个手握实权,却还是选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明明最优质的资源聚集到了他们身边,却还是选择弃之如敝履,甚至漠视这种资源的由来。

他们甚至将这样的优势不屑一顾地丢弃在一旁,却选择了最为惨烈的方式来为自己的欲望买单。

原著里,金燕西对冷清秋的回应恰巧印证了这个大家族停滞不前,无法发展的根源:

读书无用论。

长久舒适的环境,令他们习惯了混吃等死,习惯了醉生梦死的日子,以至于被敌人温水煮青蛙式地慢慢歼灭,危险逼近时,他们连最基本的警惕意识都是没有的。

像咱们家里,还指望着你毕业后,去当一个教授,挣个百十来块钱一个月吗?那自然不必,若说求学问,我五姐六姐,都是留学回来的,四姐还在日本呢,也没看见她们做了什么大事业。还不是像我一样,不是在家里玩,就是在外面玩,空有一肚子书,能做什么用呢?

以金燕西为代表的公子哥,在那样纸醉金迷的环境中一直秉持着无论是谁,也应该从小玩到老的理念。

可正如冷清秋所说:

开始这样的玩法,要像你家里那样有钱才可以。

若是大家都有你这一句话去做,那么世界上的事,都没有人做了,要吃饭没人种田,要穿衣没人织布,那成个什么世界呢?

冷清秋早早就看清了问题的本质,也早就劝告过金燕西要上进,却未曾想,他始终都听不进去。

而听了此话的金燕西自此不敢在冷清秋面前提及此类话语,却也对冷清秋的提醒更加不屑一顾。

可听不进去这话的,又何止是金燕西,而是整个金家。

高明之家,鬼瞰其室

原著里,冷清秋在离开金家后,曾经给金燕西去了一封信。

信中的内容彻彻底底地还原了冷清秋对全局的看法,更点中了金家彻底倾颓颠覆的原因:

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渐。

语云: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渐。以先翁位高德茂,继祖业而起来兹,本无可议。若至晚辈,则南朝金粉之香,冠盖京华之盛,未免兼取而并进,是非青年所以自处之道也。愿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焉。

金家的困境,究其根底,除却自身所囿于的环境局限之外,更多的,还有大家族自身兴衰所固有的局限性。

金家,原本是极为煊赫的大家族,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便轻而易举地倾覆掉了,这个中的缘由,即便是不明其中的旁观者,大抵也是能猜上几分的。

金家,其实早已从内里便开始腐败了。若不是金铨活着的时候还能撑几年,尚且能够管得住,若是光凭那几个不求上进的儿子,恐怕早就败光了。

往往大家族,都是从里头开始败的。

正如《红楼梦》中抄捡大观园时探春所说的话:

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而《金粉世家》被称作民国小红楼,不是没有原因的。

尘世纷扰,红尘乱舞,在如此混乱的一个时代里,无人能够幸免。

金家的败落,已然是注定的。

而倾覆之后,余下的,便也只剩四处离散了。

不过我再转个念头,高明之家,鬼瞰其室,燕西倒霉了,他的兄弟姊妹又焉能保着不跟着倒霉?再说,大家庭制度,固然是不好,可以养成|人的依赖性。然而小家庭制度,也很可以淡薄感情,减少互助,弟兄们都分开了,谁又肯全力救谁的穷呢?我的思想是如此的,究竟错误了没有,我也不能够知道。

作者:花语迟,自由撰稿人,兼具浪漫主义与理性主义,专注女性成长与情感方面的写作,励志做一个努力写作,热爱阅读的女汉子。

热爱文字之美,卖字为生,相信有一天会成就更好的自己。

目前文笔浅薄,尚在磨砺中……

客服微信:weige4812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