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骑士团队

阿威先生

15555225945

weige4812

201255506@qq.com

耳机三国:006「群雄卷.张角篇」

发布者:骑士大人发布时间:2022-11-20访问量:3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并非是一口锅扣在一个棋盘上、天圆地方规规整整的这么呆板井然,实际上,这世界充满混乱的精彩,有很多不合常理乃至奇怪的存在,在漫长的人类史中,有些时期奇怪更是常态,合乎规矩反而成了异数……

这个系列的文章本身就是不伦不类的存在了吧,非要把耳机和三国放在一起写,逻辑上真说得过去么?看的人难道不觉得有些别扭么?然而还是要写,毕竟关于耳机的文字,评测什么的不鲜见,偶尔折腾点奇怪玩意儿,没什么不好。

当然,还是要给自己立个规矩的,不然太乱了——这规矩就是:蜀国的全部美系,吴国的日系,魏国分给欧系,其余什么新加坡、国产之类的品牌,对应的是三国里的群雄势力。

此为群雄卷的第一篇,主角是张角,以及七彩虹C4

伟大名著《三国演义》第一回第三段文字就提到了张角,也正是这个被称为大贤良师天公将军的人,留下了那句著名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给波澜壮阔的三国故事一手拉开了序幕,那么,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在张角出生之前大约三百年,我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皇帝(之一)汉武帝,为了更好的统治这片土地(以他自己期望的方式),采纳了经学大师董仲舒的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实质上确立了儒家思想此后两千年在中国的统治性地位,自此以后,一个学者,研究别的东西就属于不务正业的非主流了,当然非主流并不意味着湮灭,也不意味着永无出头之日。

事实上每逢乱世,非主流总是能大放异彩,往远了看有刘伯温、有道衍和尚(研究阴阳学,辅佐燕王朱棣干挺了自己的侄子,最终篡位成功,当上永乐大帝)、往三国数的话像郭嘉、左慈这都一看就不是玩儒家那套的,包括诸葛亮,身上也是杂学一堆,属于超级学霸无书不读的典型。

同理,在如今的正常人类眼中,历史是这样演化的:以前有个时代,大家一手拿着卡片机,一手捏着手机,脖子上挂个mp3(对,一定要挂起来),其后智能手机一来这时代就翻篇了,手机解决一切,卡片机和mp3则同时埋在远郊开心的比谁的坟头草长得更高——这时候怎么会还有人用专门一个东西(而且体积还不小,操作还不好使)出门带着听歌呢?返祖么?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你以为大部分人都这么想的就一定是对的么?实际上太多的事情不存在对错之别,实际上,存在的,就是存在的(废话,但是这是真理,我觉得自己推导出了宇宙第一公式了,牛逼,为自己打CALL

于是,在大家都觉得这世界是靠儒家学说来统治的时候,张角出现了——他传道治病,他发展信众,他的威望在民间堪比帝王,他将大汉百姓压抑的委屈与不满积聚成了可怕的能量,终于在公元184年,他挥动手中的七星宝剑指向洛阳的方向。一时间,天地变色,生灵涂炭,社稷眼看就要被倾覆——而大汉真正的毁灭,确实是从这一刻开始。

同样的,在所有人都觉得mp3这个东西就要凉透的时候,公元2010年,七彩虹C4诞生了,关于万工他们最初是怎样说服七彩虹立项这么个东西,以及他是如何辛辛苦苦磨声音挑木头的经历,这里不做赘述,只说结果:结果是,刚上市的时候,北京的几个经销商在争抢地区代理的过程中,有人说我来吧,我一个月能卖十台,另一个立马出价二十台——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后者疯了,这个真实的故事反应了当时业内人士对这种东西的销量预期,而现实却远超预期,最重要的是:国砖这东西,自此怒火燎原,直至今日,仍方兴未艾。

其实,虽然后汉书和三国志对张角的记录都很侧面,都很不详尽,我却仍然愿意相信三国演义第一回里面,关于张角是不第秀才的说法。因为从太平道的各种口号里可以感觉的到这个人是读过书的,明显比那位叫做洪秀全的后辈文化修为要高不少(太平天国的顺口溜读起来总是想笑,洪秀全的魔改圣经能把西方人气糊涂,其瞎掰程度也就今天我国乡野的韩传基督教能拼一拼了),他的搞法基于道教当时已经深入人心,有一定民众基础的前提,又夹杂了一些联盟精神,各地黄巾军头领之间并非严格上下级关系,实际上也不存在这样的条件,这固然给后期各自为战埋下了隐患,但考虑到他是在大汉虽然腐败丛生,虽然党、宦、外戚内斗,然而政权军权总体稳固的情况下,竟能一夜之间成功掀起数百万人的起义浪潮!其本领不可谓不大。

事后分析起来,太平道固然有着理想主义普遍具备的想的好,真把政权抢过来了反而因为不具备统治经验而问题多多这种先天缺陷,也的确是惹动了汉朝最大的门阀势力;可另一方面难道官军那边也挺侥幸啊?派过去的皇甫嵩、朱儁都属于当时最靠谱的选择——要知道那会儿的洛阳可不太平,党锢之乱刚过去没多久,围绕储君人选的斗争又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状态,皇帝一拍脑门子派个何苗这种裙带货过去,然后把中央军精锐全部葬送了也不是稀罕事啊。

七彩虹C4刚出来的时候,自然也是面临过不少质疑的,或者说这个类型的东西(包括当时的HM801)不光会被拿来和索尼D50做横向对比,更多的不解和指责来自对其操作不够人机工学、固件不稳定、外形一点都不现代新潮、总之除了音质其余方面满身缺陷。不过伴随着这些议论的,却是其不断攀升的销量,这一现实有力的证明了是有一些消费者需要这个产品。让我印象极其深刻的是,七彩虹后来甚至有余力给这个产品把广告投在《读者》这种量级巨大的广告上,由此更是拉动了互联网以外的消费者对这款(这类)产品的了解和普及,关于这件事,除了C4和早年的爱国者mp3,还真没谁再做过了。

黄巾起义这事儿吧,虽然皇甫嵩、朱儁带着曹操、刘备、袁绍、孙坚这几个人给扑灭了(也就是这几位,后来造成天下三分,毕竟那会儿为了对付黄巾军只好权力下放,军阀林立变得不可逆,对中央来说这事儿隐患简直不能更大),扑灭的过程呢,你也不能说黄巾军就都是守法好市民对吧?什么烧房子裹挟当地民众这种起义军习惯性都会干的事儿一样也少不了,这又不是我党,也没有政委这一波人约束着;官军那厢杀良冒功之类的更是不鲜见,广宗一站的记录是黄巾军赴河死者五万许人——你猜这五万人是自愿不活了还是被活活赶下河的?下曲阳一战砍了十万多颗脑袋送去洛阳筑成京观,难道都是黄巾军战兵?(扯呢,绝对一大堆妇孺)只能说还是那句老话:对老百姓来说,没有好战争,没有坏和平。

故事至此,张角虽然死了,黄巾起义的影响却依然巨大,由此洛阳失去了对地方军事和财政上的控制权,为董卓进京以及漫长的分裂和战乱埋下了伏笔;黄巾军也没死绝,黄龙左校杨凤于毒这些人还折腾了很多年,张燕最后带着百万黑山贼投了曹丞相封了候,一直到他孙子那辈儿都还过着安逸的日子;张鲁copy了张角的创业模式,在汉中玩五斗米教乃至自封为王,一直蹦跶到刘备入蜀;徐晃跟着黄巾军出身的杨奉,先当护驾功臣,再投曹操,一路混到五子良将——其最牛逼的战绩就是打败过关羽,而当时关羽身边有个给他扛大刀的周仓(估计很多人记得这镜头),这位大哥那可是正经八百的黄巾军出身啦!

更何况,张角这一套治病烧符水传道的本事,算是立了个榜样,自此历朝历代效仿者无数,时至今日拿这玩意儿骗点零花钱的依然大有人在,手艺还没传绝,你咋能说人影响力绝了呢?

与此相对应的,C4虽然早就停产了,万工也去搞了乐彼,但国砖却是遍地开花了啊,品牌数不胜数,做工设计层层提升,不少国砖把难用难看的毛病给改了个七七八八。更牛掰的是,这花开到连索尼都从ZX1开始跟着也玩这个套路了(要知道当初做国砖是和索尼D50在发烧友里热卖离不开关系的,合着这因果关系转了一圈又传回东瀛,就很唐朝味儿了这~),平井一夫看着ZX300的销量笑的不要太欣慰,况且日本人学东西那是一定要拿过来之后干到极致的(参考明治维新),结果就是索法再接再厉把这个类目的新品给折腾到六万块钱的售价……所以你要是觉得都2018年了还专门用个机器听歌这事儿很奇怪,我也只能告诉你:奇怪是吧?奇怪就对了!

这世界本就应该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从张角到C4,我们都无法对其造成的持续性影响视而不见,历史是相连的,历史也是有趣的,所以你看我写这么奇怪的文章,你不是也看完了么?你要是还想顺手转发一下,那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啦,嘿嘿嘿嘿(礼貌又不失淫荡的微笑)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本系列视乎心情不定期更新,敬请期待

客服微信:weige4812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