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骑士团队

阿威先生

15555225945

weige4812

201255506@qq.com

这份不同寻常的聘用感想_再秉持一场

发布者:骑士大人发布时间:2022-05-31访问量:37

不光说明:向大部份北京区域的顾客、领导、南埃尔普送去真挚的看望,祝尽早应缴,尽早撤除,注意防雷,Bouzonville健康。

周本顺副所长恭贺:行则积不惟,志当存远山。

      天数来到了2022年的春天,历经了一年多的稳扎稳打,拉艾投资顾问科学研究院早已从一匹黑马跃为买方市场主流玩家,在团队建设速度、开户进程、广发基金名列提升、佣金上量、未来成长性等多个维度上,均实现赶超,正向着新的目标昂扬阔步。

      在那个时点,我们迎来了信用风险执行官分析师——远山老师,他既有十多年固定收益应用领域投资经验、CPA/CFA资质,又有踏实稳健、坚韧果敢的科学研究风格,还有潜心研磨的“综合化”服务体系,他的加盟将极大扩充拉艾在固定收益应用领域的科学研究实力。希望远山老师继续怀抱对广发基金的拳拳热忱,与拉艾科学研究院共谱青云之志。

      首先感谢拉艾投资顾问总裁左畅总,高级副总裁朱瑾总和周本顺副所长对我的关怀与信任,我将正式履新拉艾投资顾问科学研究院,担任信用风险执行官分析师,主要覆盖信用风险债和可转债科学研究方向。行文至此,一般的聘用感想都会大谈特谈自己的光辉甚或与未来的科学研究路子,但作为始终把综合化放在心里的老师,接下来我却要谈一谈甚或那些不太成功的历经,以及为何在年龄不小的情况下仍然固守科学研究组织工作。

一、那个恶棍不太淡定:十多年的固守

 2022年新年档有一部电影《那个恶棍不太淡定》,在大片云集,竞争惨烈的新年档斩获超过26亿元票房,仅次于《长津湖-水门桥》名列第二,女一号魏翔的历经引发人们广泛关注。

  42岁第一场当女主角,魏翔笑说他为那个角色等待了23年,“我从在北京学表演到今年已经23年了”。20十多年来,他用努力磨炼演技,用细节打磨快乐,用坚持淬炼笑果。一朝功成,大家认识了“魏成功”,也终于提过除了沈腾,还有一位女主角叫魏翔。

  往后我一直在商业银行、信托资管等单位任职,组织工作环境中科学研究气氛并不浓重。众所周知,商业银行主要需要拉存款,创收的能力,对科学研究能力没有硬性要求。提过那时在行里3层有位阅览室,我时常利用组织工作之余的天数去阅览室看电视。除了看《经济科学研究》、《金融科学研究》等学术期刊,还把《二十四史》中的《食货志》部分都认真学习了一遍。

  我时常和在阅览室临时办公的张博士聊天,他毕业于清华大学,主管我们行的品宣组织工作,是我们行的笔杆子,他学识渊博,为人谦和,我在阅览室看电视从来不轰我。尽管看电视天数太长,站着太累,我时常采用蹲式、跪式、趴式看电视等多种姿势。

那时我看着期刊架上的期刊,常常想着自己如何能在这些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我加大阅读学术论文文献的数量,自己撰写学术论文。有时候半夜12点已经上床准备休息了,突然有位科学研究选题闪过脑海,我就马上爬下床,打开电脑,写下一些学术论文的路子,然后去找数据最终形成学术论文。

 在往后十多年的组织工作中我陆续也在行业期刊发表了一些学术论文,尽管质量没有不光高,但我对科学研究的热忱始终不减。在组织工作岗位没有要求,也无任何激励的情况下,我仍然固守着对科学研究的热忱。

 

鉴于商业银行的科学研究气氛并不十分浓重,我做出了一个不太淡定的决定,从商业银行业转行进入买方科学研究应用领域,准备专心做科学研究。尽管往后对买方市场惨烈的竞争、残暴的内卷了解不如,回头看那个决定并不十分正确。尽管对顾客积累不如,经验不足,上市公司资源匮乏,刚进入买方科学研究,面对扑面而来的压力我着实有点应接不暇。

 有一场我在深圳公干,一整天非常繁忙全天滴米未进,到晚上我叫了这份牛肉拉面送餐,心想一天没喝茶要多吃点,于是多加了这份面。结果送餐送到,我吃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发现嗓子非常疼痛,如同刀割,难以下咽,满满一碗面只能浪费,一口也吃不下去。

 有一场我在北京预演,尽管上一场预演和下一场天数距离太近,打车早已顾不上,只能骑共享单车。没想到,陆家嘴很多住宅附近不允许停小哥车,我把小哥车一锁,马上有保安人员屌丝过来撵我,我背着电脑包一路狂奔,向背后的保安人员屌丝喊:“顾不上了,顾不上了,我要身心俱疲了,预演不能身心俱疲呀!”被保安人员屌丝像狗撵鸭子一样追赶,幸亏我跑得快,及时跑进住宅电梯里才躲过一劫。

 我时常在各种地级市旗下的县、开发区调研,碰上下雨天在高速铁路站排队1小时打不上车。我时常在夜晚乡间泥泞的小路上踽踽独行,喝茶有了上顿没下顿更是常有的事情。在高速路上遇到车祸,只差1分钟没有碰上去往北京的高速铁路。对于一个重度失眠患者,我时常能在去机场、高速铁路站的出租车上睡着。

 尽管时常公干,行程码常年有2-3个representing城市,尽管从未去过中高风险区,但进出城投公司所在政府机关大楼十分困难。为了去除representing,我长达1个多月未曾回家,好不容易去掉北京的representing,结果北京又被加上representing。

二、三寸山河三寸血:派点保卫战

 1943年11月,郴州孤城,国军57师军长余程万带领8000多人的军队,抵挡侵华日军3万精锐军队的猛烈进攻长达16昼夜,鬼子使用了飞机、大炮甚至芥子气等残暴武器攻打郴州城,我国军队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仍然固守城池,军队从8000多人锐减到几百人。

 余军长在绝望中向上级发出了最终的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师部及大部份英雄一定作最终抵抗,誓死为止,与郴州城共存亡!!”

 最终全师只剩下100多人,169团柴意新副团长执意留下死守,把突围的任务交还给军长。柴意新副团长带领残部50余人多次击退敌人的进攻,子弹打没了就端起刺刀冲锋,最终剩余英雄全部壮烈殉国。

 我尽管base在北京,但在北上深三地的顾客中,北京的派点最低。北京很多大型基金、保险顾客我的派点占比早期一直在0.2%-0.3%附近徘徊。为了摆脱这种窘境,发扬抗战时期郴州保卫战的血战精神,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北京区域派点保卫战。

 我当时面临的困境是,要人没人,要顾客资源没顾客资源,上市公司/城投公司一家都不认识,不用说销售老师不看好我,就连我们行业的实习生都不看好我。

 我时常去顾客的工位上汇报,有时刚收盘,我去顾客办公室,基金经理穿上外套就往外走,我赶快把他堵在门口汇报几句。有时我去顾客那里,办公室的门锁着进不去,我就找友商的销售姐姐帮我开门。有时出于公司规章制度的考虑,顾客的保安人员不让我去工位转悠,我就在电梯间里蹲守,看到有投资经理、科学研究员走过就冲上去加,要名片,然后汇报。

 为了加大服务,我广泛开展了几十场城投公司线上/线下调研,服务了很多信用风险科学研究员。但后来发现,某些大型顾客固收行业整体打分权重占比较低,纵使固收科学研究员老师再支持,放到我们全所占比来看都微乎其微。为了提升派点占比,必须加强权益服务。所以我从转债入手,着力打造上市公司股票/转债的科学研究范式。

  一无名气,二无人脉,毫无上市公司资源的我邀请上市公司反预演非常困难。我曾经给上市公司董秘连续30多天发邀请调研,一直没有回复,终于在发了35次的时候把领导感动了,答应参加我组织的调研。尽管我在市场上籍籍无名,很多上市公司领导一开始都不搭理我,我就一家一家去拜访,一家一家去死磕,通过不懈努力,终于手里掌握了大量的上市公司资源。从一开始一家上市公司资源没有,到后来部分行业执行官都来向我要上市公司领导的,背后的艰辛可想而知。

 光开展调研是不如的,核心是要有底部推票的能力。为了筛选优质的被低估的转债标的,我曾多次下工厂参观各种生产工艺,学习引晶,放肩,转肩,等径流程,科学研究表面制绒到底是做什么的,趴在养猪的猪圈里学习种猪的不同品种优劣,学习饲料中玉米、豆粕、杂粕、糙米的比例分别是多少。花费巨资自己神农尝百草,试验药品。尤其是对于全市场行业和转债科学研究员都没有覆盖过的上市公司,我就花费大量天数精力去科学研究学习,始终尝试综合化的策略。

 我曾向销售老师立下军令状:本季度在XX顾客的派点占比达不到X%以上,我马上辞职谢罪。我那时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再多做一点,多干一些,哪怕只提高0.1%的派点占比也是好的。我提出0.1%理论:哪怕只提高0.1%的派点占比,也要付出100%的努力。面对派点不理想的情况,绝不退让,誓死要捍卫最终的尊严。

 通过三寸山河三寸血的拼搏,我在北京区域很多大型顾客的派点占比从0.2%—1.0%—2.0%—3.0%,甚至有的顾客派点占比突破了5%,在北京的不利局面有很大改善。

三、成功只比未成功多坚持了一场

  往后一段的买方分析师历经,从很多角度看都不能算非常成功。但扪心自问,我是否为了科学研究事业奉献了我的全部?答案是肯定的。在未成功的岁月中坚持做到想得开,挺得住,就像王小波所说的:“我做这件事,纯粹是因为这是我爱的事业,是我要做,不是我必须做。”

  40岁的时候,为了追求文学梦想,王小波辞掉了大学教职的“铁饭碗”,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以下乡为背景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代表作《黄金时代》就是其中之一。但过于超前观念和细节描写,在国内出版处处受限,为了出版,王小波跑破了好几双鞋子,编辑们看了都说好,可是就是没人敢出。就这样,奔波了几年,直到遇见华夏出版社的赵编辑,她趁着主编公干偷偷出版,后来还被大骂了一顿,生了一场大病。

 尽管作品不少,但王小波在生前并没有太大的名气,但在去世后他的作品最终被人记住并反复阅读。这么十多年往后了,王小波却仍然活在每个读者的心中,而他的文字,始终是每个人都不应该错过的精彩。

 1969年10月至1973年2月,邓小平同志在江西南昌城郊的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组织工作生活了三年零四个月。那时小平同志家国情怀系于一身,坚强隐忍,忧国忧民,顶住巨大的压力一边劳动,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仍然思考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工友用废煤渣为他修了一条从住所到工厂凹凸不平的小道,小平同志在小道上走了3年多,思考了3年多,坚持了3年多。从那时起,这条他走了上百遍的小道逐渐孕育出后来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现在这条小道被称为“邓小平小道”,成为当地有名的党史教育基地。

 我曾多次被按在地上反复摩擦,多次坚强地站起来;多次摔倒满嘴泥巴,多次爬起来继续干。我相信只要坚持自己所热爱的,誓死不屈,一点一滴努力,终有改变的那一天。成功也许并没有那么困难,困难的是在失败时如何坚持。

 带领英国走出至暗时刻,坚决抵抗德国入侵的首相丘吉尔在战争结束后的选举中黯然下台。但他没有颓废与放弃,他对记者说:“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只有不断向前的勇气。”

Success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

《那个恶棍不太淡定》片尾出现的那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也送给大部份为自己挚爱的却难以实现的梦想付出全部的人,有时:

  成功

  只比未成功

  多坚持了一场

客服微信:weige4812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