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骑士团队

阿威先生

15555225945

weige4812

201255506@qq.com

如何评价雷军微博的一声叹_“唉”

发布者:骑士大人发布时间:2022-06-06访问量:41

       以后尝试下先发,争取早日原创,开放评论,我就能众筹伟哥,飞机杯,韭菜……                                         

                                             雷军之叹

五月初八,入夏。早上下了阵细雨,没多久,太阳便出来了,天上的云散去,太阳显得愈发晃眼。我坐在仙桃镇上最有名的“过早堂”,一边吃着仙桃的韭菜炒豆皮,喝着井水凉过的米酒,一边听堂中的瞎子唱早戏。瞎子拉着胡琴,技法拙劣,但一开腔,沙哑悲凉,颇有韵味:“江湖纷乱逐利往,名利之下英雄亡,那腰上刀儿亮,笑里暗箭藏,今朝笑傲称大王,明早遭难难起床,趁早啊丢了心里剑,放了手中枪,清风细雨星映月,自在得意酒飘香……”“丢了心里剑,放了手中枪……”我喃喃自语:“手上一旦握了刀枪,沾了血光,要放下,可就难了!”邻桌一个客人是吃的早酒,盘里的牛杂吃了精光,一碗后港白酒也下了肚,这时候面孔通红,大声道:“瞎子也是妇人之仁,光嘴上漂亮,这自古以来,哪个英雄不是刀山血海中杀将出来的?远的不说,咱们仙桃小王子,粗粮帮帮主,雷军,那就是一等一的英雄,一手天女散米,手下折了多少英雄好汉,才换来今日风光,如今咱仙桃人在外面行走,一句我是雷帮主老乡,哪个江湖人不得给点面子!”“说的好!”有几个人拍手大叫。那瞎子忙收了弦,道:“小老儿那是唱得古曲,当不得真……”听到雷军两字,我心中一动,多年前那一幕,又出现在眼前。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软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江滩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碧绿的西瓜,其间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双眼紧闭,呼吸都似乎停止了。突然,瓜田里一阵响动,一只猹窜了出来,少年双眼一睁,眼中精光闪烁,身子突的跃起,堪堪一个翻折,手中撒出无数细小的白点,那些都是小米。那猹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在瓜田里。那少年,便是雷军!“怎么样,变伢子,我这招天女散米怎么样!”他回头看向伏在一边的我,月光下的脸,满是兴奋。我目瞪口呆,不知这个幼时玩伴,何时学会了这么一手,我只觉得喉咙发干,问道:“你……你练这个干什么?”他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江面,星月下的大江,浩浩荡荡,似平静却暗流激涌。江风习习,吹得雷军衣带飘飞,整个人似乎就要破空飞去。远处一只小船,随江水而下,一点灯火,在江面上破成点点飞光。雷军忽的大声笑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变伢子,你看,古今多少英雄好汉,留名于史,江水千古,却只映月寂寂,我要去闯出一番名堂出来,将来,江水依旧自流,我的名字,却人人记得传诵!哈哈哈哈!”我那时仍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哪里懂得这许多说话,便道:“你还是个小伢,出去作狠,怕是被人打也打死了!”江边风渐大,吹得我俩身形摇摆不定,江心突然翻滚起几条白龙似的大浪,向岸边卷来。他回头看我,眼中光彩明亮:“变伢子,风大时,便是猪也能飞天而起!”这夜后,我便再也没见到他。十几年后,我听到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叫雷军的人,突然一下有了好大名头,然后又碰了挫败,无声息了几年,再次出来时,成立了粗粮帮,一下将原本江湖几大帮派,联香堂,苦派帮,金鲤门打得落荒而逃,与蓝巾帮,绿羽门,化微门,并称为中原四大门派。“哎哟!”旁边一声惊叫,将我思维拉回。只见五个黑衣男子正从旁边走过,当中一人不知踩着什么,突然脚一滑。我扭头去看,却见那人手在地上一撑,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稳稳的又站在地上。“好!”有几个看到的人叫起好来。领头的那黑衣男子,突然回头,狠狠的瞪了那滑着的人一眼,五人不再说话,快步走了出去。我暗赞一声,好俊的轻巧!心中却是一动,忙结帐了悄悄跟了出去。那五人一路在城中转来转去,吃过午饭,却调头向仙桃龙华山直去。那里,正是雷军的粗粮帮总舵所在。这下,直到太阳落山,五人才到龙华山下。我本以为五人要偷偷施展轻功潜上山,没想到刚到山下,五人便被林中伏着的粗粮帮的暗哨发现。唏溜溜一声哨响,十几个粗粮帮众围了过来。我暗自心惊,粗粮帮好严的守卫,难怪在江湖闯出这么大的名声,要是闯山的是我,非得立时吓死。那五人却似没动手的打算,当头一人道:“快去通传雷教主,在下化微门李天,这四位都是蓝巾帮,绿羽门的护教长老,我们三门碰到灭门大祸,前来请雷帮主为中原武林作主啊!”莫说那粗粮帮帮众大惊,便是我,也险些惊叫出声。中原武林四大门派已灭其三,这究竟碰上何等的人物?我怎么没听到这消息?此事我遇上了,不探个清楚如何心安?我悄悄掩上去,将走在最后一个的帮众打晕,换了他的衣服,跟在一队人身后。那雷军知道消息,也是一脸惊异,匆匆来到大堂,鞋子都穿反了。我们多年没见,眼前的他已经由当年豪气干云的稚嫩少年变成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脸上颇多风尘之色。我一下心里一酸,忙别过头去,不让人看见我异状。那五人一起跪倒,俱都掉下泪来。雷军忙道:“众英雄快请起,说到那三门灭门大祸,究竟是何事?”那化微门李天道:“但求雷帮主为中原武林作主!三日前,我们门主余大嘴道长五十寿诞,有自称高丽三丧堂的人前来福寿,并献上大寿桃一个。虽然我等与高丽武林素有不谐,但毕竟人家似好意,只得迎了进来。谁知寿堂之上,那寿桃突然爆炸,我门好手六死四五,那三丧堂的人当下不停掷出炸弹,我们慌乱间不知反击……”说到这,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苦苦哀号。另一人也趴在地上哭道:“我们绿羽门那日聚会,有敌百人,以弹弓射入炸弹,顿时……”又有人大声哭起来:“我们蓝巾帮开新武器订购会,人多地小,场地被早放置在内的炸弹炸个稀烂,那炸弹之术,只有三丧……”雷军忙上前几步搀扶他们起身,却见李天突然暴起,双掌击在雷军肋下,雷军眼露异色,惊道:“你这不是化微的功夫……”话没说完,便喷出一口鲜血。这下事出突然,大堂中人人都是呆了。其余四人纷纷上前,向其它人攻去。那李天缠住雷军,四人转眼间就把一些帮众打晕趴下了。事出突然,当时山上,并没召来粗粮帮的高手。我虚斗几下,也装昏躺在地上,眼睛却不敢闭。那四人料理完我们,便向雷军围了过去。雷军被围在中间,以一敌五,却不甚慌张,只是淡淡的道:“原来五位都是西贝货啊,甚好,我原本知道四门立派,原本不该如此轻易便灭门……”那雷军武功已到化境,虽重伤之下,对付那假“化微李天”,仍占上风,但这下五人齐上,雷军立刻便呈败象。那五人情知生死便在此刻,立刻使出毕生绝学,不要命的猛攻。“啊”,只听雷军低呼一声,后脑中了一击肘,身子前倾,那李天见机,呼一下抢上,一招看山锁喉,旁边一人双拳带风,便是一记指乎禁言,这两下若是中得实了,雷军怕是立刻便死了。我再也忍不住,从地上跃起,大呼一声:“停手!”手中刀一亮,径直杀将过去。那五人万万没想到地上还伏着个高手,一下慌了神,手脚上的招式,立时便乱套了。雷军是何等样人,立刻伸手在怀中掏了一把小米,运气跃起,如天女散花般将小米散出。这正是他成名绝技“王子散米”!五人身上几处小穴,啊不,穴道被点住,顿时摔倒在地。我立刻上前扭住一人,大声喝问:“是谁指使你们中伤雷帮主的?”那人眼中惊惧,却闭紧嘴巴,我手中刀往前一递,他脖子上立刻出来一条红线。身后雷军喘着气,道:“这位大侠,放他们走吧,你们听命行事,自有苦处!”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道:“你不想知道他们受何人指使?”雷军苦笑:“我这人性子还没修得圆满,知道了,必然心存芥蒂,他日江湖见面,我必然难以自持,有些事,在江湖上,不知道比知道好,装傻比聪明活得长!”他叹了口气,道:“你们五个下去吧,没伤我帮众性命,我也不为难你们!”那五人目瞪口呆,突然一起跪下给雷军磕了三个头,齐声道:“下次,小人们便是死了,也决计不会再与帮主为敌!”眼见五个人去的远了,我心中茫乱,当真是不知如何是好。雷军喘气不停,道:“大侠,可否扶在下起来?”我忙过去扶雷军,相隔多年,他又是这等忙人,怕是认不出我了。他已经很难站起,一下按住我的腿,一下一滑又按着我的裆,我心中一跳,暗道:“莫非他怀疑我,要暴起使阴招……”谁料他却再无动作,搭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我心中更乱了,这种君子,我却要……现下,他一手被我牵住,一手搭我肩上,我右手离右边暗袋只有三寸远,只要伸进去,摸着那把匕首,捅到雷军身上,我就要有一千两金子……我心狂跳,不由自主伸手进去,手上寒芒刺骨,便欲伸出。雷军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突然拿开,迅捷无比的落下,按住我暗袋的手,在我耳边说:“变伢子,还记得鸭油藕壳么?”我一下如五雷轰顶,身体猛烈颤抖起来。“鸭油藕壳”,谁能忘记?我们仙桃产粉藕,每年挖藕季节,我和雷军便去藕田,捡别人不要,折下的残藕,烂藕,洗净了,用点面粉糊了。用他攒的鸭屁股煎出来油,煎的黄黄的,像个壳一般,又脆又香。那时我俩一边吹牛,一边在江边吃“鸭油藕壳”,心中快乐,简直要飞上天去!我扭头看向他,一头冷汗,他眼中全是疲倦之色,他轻声道:“别拿出来,我们是一辈子朋友和兄弟!”看见他的眼神,我心中一震,突然,心中的挣扎纷乱,一下一扫而空,变得清明起来。我放开匕首,拿出手来,扶住我最好朋友的腰,让他坐了下来。地上晕了一地的人,呼吸渐粗,怕是还有个把时辰就能醒来。我看着他:“有人出花红,杀了你有一千两黄金!”雷军道:“你不用给我讲的,你说出来我很内疚,却很难赔你一千两黄金!”我一下笑了起来:“你还是老样子,说话气人,你在江湖混出了名堂,怎么样,有没当时飞上天的感觉?”他望着门外月夜,突然长叹一声:“唉……”一个叱咤风云的江湖大侠,功成名就,回顾江湖之路,竟是一声长叹:“唉……”为什么?有委屈?有失去?有不得已?有难放弃?只是一声“唉”,却像说了千言万语。我一下突然很心疼他,忙道:“我下山后会去江湖追查,是谁出的花红,我也是接的介绍,不知道……”他摇摇手,微笑道:“不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事情,得过且过吧,做好自己的事,胜过许多防范了!”他看向我:“不多留几天?我陪你下山捞藕,做鸭油藕壳吃!”我笑道:“你真是迷糊了,现下哪有藕吃?你现下阔了,须请我吃些好的才是,把沔阳三蒸搞这么几桌!”他苦笑抚胸:“受伤了,喘气都累,果然是脑壳昏了,哈哈,莫说三蒸,便……”话没说完,堂外怪笑声声,一身形颇胖男子黑衣蒙面,手持一把系着细红线的锤子,锤子带风,直冲过来,那人喋喋狂笑:“哈哈,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公孙……”他还没笑完,雷军在桌上扣了一颗不知何时落下的红米,伸指一弹。那使锤子的公孙胖子惨叫一声,肥大的身子向后跌去,没等我反应过来,早已经鬼哭狼嚎的跑了。雷军一抬眉,眼中如闪电激射,那个笑傲江湖的狂客终于又现出了风采,他冷冷道:“我便是受伤成了废人,也不会受辱于使锤子的人之手!”我又是羡慕又是欣喜,突然想起一事,便道:“这么多年没见,你是如何认出我来?”他微微一笑:“适才裆下一探,便知道了,变伢子,几十年了,你吉吉还是这般小,半点也没长……”他长叹一声:“唉……”

                                     影视剧中最让人反感的情节天空中高悬着三个月亮,这是伯坦星的三颗卫星罕见的同时出现在天空中的一幕。大战前的阵地上,被月光照的一片雪白。马三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他久久凝视着,目光突然变的温柔。超级英俊的李四在旁边问:“这是?”马三将照片收进怀中:“这是我未婚妻,这仗打完我就回家和她结婚。”他说完,看向李四:“你呢,通信员小芳和特战队长小晶,你究竟喜欢谁?”李四说:“一个是军区首长的女儿,一个是地方领导的女儿,我能选择谁?我都不太喜欢!”旁边的王五突然惊叫起来:“有鬼有鬼!”他指着前面空无一人的阵地,脸色苍白。大家凝神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浑身是血的长发女子从阵地前几乎足不点地的飘过。众人心中一寒,却见那军医吴二闻声提着药箱赶来,往阵前一看,就说:“你们是不是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子飘着?”大家连忙点头。军医吴二说:“这其实是战前紧张加情欲堆积产生的幻觉,我给点药你们吃。”李四说:“不可能每个人的幻觉都看到一样的东西啊?再说那么真实,我仿佛都看见她身边空气在流动!”吴二一笑:“我问你们,今年是几几年?”马三说:“大政四十一年!”王五恍然大悟:“对啊,从大政元年开始,世界上就没有鬼了啊!”李四犹自不信,他朝阵前那女子喊话:“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那浑身是血的女孩子回头阴阴一笑:“我是你们的幻觉啊!”“哦!”大家长吐一口气,纷纷去拿军医给的蓝色镇静药,李四嫌军医动作慢,自己伸手在药箱中拿了一颗蓝色药丸吃下。这时,突然对方阵地那边一声尖锐的枪响,大家一起看去,只见对面阵地上激射来一点火星,在明亮的三颗月光下,依然能看到那火星留下的亮线。那个幻觉女孩被枪声所惊,头也没回的飞走了……李四箭眉一竖:“狙击枪!还是经过改装过的!”大家一起卧下,马三问:“李四,你怎么知道是改装过的狙击枪?”李四微笑着:“一般的狙击枪,子弹出膛时的速度会超过音速,有些人在远距离被狙杀时,甚至连枪声都没听到,而这一枪,声音远在子弹射来前到达,说明枪被改进过,子弹飞的又慢又稳。对方是个狙击高手,不过大家不要紧张,看我的!”大家纷纷表示:“李四又帅,又懂枪械,跟在他身边简直安全!这场仗,跟着李四打,绝对没问题。”于是大家纷纷探出头来看,但见那一点火星就快飞到己方阵地上了。李四从背后抽出一把长长的半自动步枪自改的狙击枪,闭上两只眼睛,凭子弹破空之声判断子弹距离速度,然后开枪。啪!一声枪响,带着火光的子弹飞射出去,在空中击中那颗敌人射来的子弹,将其击成四射的火星。“好!好!”大家拼命鼓掌,军医吴二看李四的眼睛都亮了。但见李四射出的那颗子弹射中敌方子弹之后,突然变向向天空飞去,亮如流星。马三高呼:“好像流星!”大家纷纷闭目许愿!马三再次掏出怀中照片:“凤儿,放心,我跟在军事天才李四身边,绝对没事,这仗打完后我就回你身边,再也不分开了!”他在心中默默许愿,抬头深情的看向天空。那颗飞射上天的子弹从天上高速落下,击中马三额头。马三哼也没哼声,死了。“马三!马三!”王五拼命摇着马三,“吴二,快来看他!”李四却变了脸色:“不行,大家不能过去,快离开他!”王五眼中有泪,问:“为什么?”李四点起一支烟,朝天空吐了个烟圈:“这子弹我改造过,我把高能炸药装进子弹,一但命中目标,就会爆炸……”“炸药是我用化肥做的,其实我跟一个老师学过化工。那年,我才十七岁,我的老师二十三岁,她很善良,很温柔……”“可是,校长的女儿不允许我和她在一起,校长把她调走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哭着收拾行李冒雨去了车站,我却被校长女儿用巨胸压在床上强暴……”“我听说她因淋雨病了,我就给她寄了白加黑感冒药,白天吃白片,不瞌睡,晚上喝黑片,睡的香……”“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校长女儿小时候经常受到欺负,我最爱的那个老师,竟然就是小时候欺负她最狠的那个,怎么办,我好挣扎……”“人性往往就是这样矛盾,我觉得,如何选择……”…………王五抱着马三的尸体痛哭:“别说了,李四哥,你都讲四个小时了,拍电视都能拍五集了!我比较关心,你最先说的什么化肥炸药……”李四哦了一声,说:“对,我意思是说,咱们赶紧离开马三,要不他脑内那炸子弹爆炸就完……”话音未落,马三尸体轰一下炸了。周围人炸的血肉横飞,残肢飞的老高。隔的很近的军医吴二被炸的飞上天空,旁边的李四一下跳起十几米高,在空中接住吴二。被炸子弹炸起的鲜花花瓣飘在两人周围,李四抱着吴二在空中慢慢旋转,比花瓣还要慢的缓缓落下。几千公里外的某地,牛顿正气的狂啃棺材板。吴二望着李四英俊的脸,感受着他身上的男子气息,一时意乱情迷。咻!咻!轰轰!红色信号弹射上天空,炮弹尖啸着在天上划着红线,导弹从地平线铺天盖地飞来。战机在头顶盘旋轰鸣,高射炮尽情向天空喷射火线……李四紧抱着吴二,盘旋下落,他们的世界中,只有和平和爱……半小时后,他们终于落地,李四啊的痛呼一声,放下吴二,捂住裆下。吴二忙问:“四哥,你怎么了?”李四说:“刚才落地瞬间,你屁股坐在我呈充血状态的那里,好痛,牛顿所说的重力果然是存在的!”吴二忙定睛看去,说:“不对,常人不可能在战前还能这样,因为紧张,不可能完成这个状态的!对了,你是不是吃我药箱什么药了?”李四一想,说:“刚你发镇静剂,我自己在药箱拿了个蓝色药丸吃了!”吴二一下吓瘫倒在地,说:“那,那不是镇静剂,那是萎哥灵啊,吃了会局部充血的!”李四淡然一笑:“哦,那我休息下就好!”吴二说:“这药吃了有反应后,不找个女孩泄身子,是会炸体而亡的!”李四眼中精光一闪:“必须找女孩,男子不行么?”吴二苦笑:“此药是火旺之药,必须女子阴气镇压,若是找男子交合,必火上加火,两个人一起炸!”李四一愣:“此番,我怕是必死了!”吴二低头解衫:“其实我是女扮男装……”李四一下呆住了。吴二解下胸上缠着密密的布条,两粒哈密瓜大小的玉乳弹了出来,她大大的眼睛含着泪:“是,我就是那个曾经让你讨厌的校长的女儿,我知道你永不会见我,所以我才女扮男装,想接近你……”咻咻咻……几十发火箭弹尖啸腾空,烈焰照在吴二白玉般的身子上,李四眼睛湿润了,他慢慢走了上去!轰!破甲弹击中坦克,头部高速撞击着装甲,空中炮弹密集的似要相撞。四下火光冲天,映得天上月儿也暗下去。战士们狂吼着,重机枪不断摇摆出死亡的亮线。大地在震动,一切生灵在死亡的火焰与轰鸣中瑟瑟发抖。李四身子微微一抖,搂着吴二剧烈的喘气。吴二眼泪终于落下:“从今以后,你不会见我了吧。”李四吻着她:“不,我要娶你,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吴二感激的眼大眼睛,却摇摇头:“不可能,你还有个小晶,小芳,一个是军区首长的女儿,一个是地方领导的女儿,上天是不可能让我成为你的……”李四霸气一笑:“我说是就是,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哧哧哧……一架武装直升机低空掠过,投下一颗固体汽油弹。冲天烈焰一下爆起,向两米开外的他们扑去。李四伸出手掌,先天罡气形成一个保护圈,将烈焰完全挡在外面。他和吴二相视一笑,两个人脸上的笑在火光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暖。一只夜鸟被火所惊,一下飞起,一坨鸟屎卟一下落下,掉进吴二微张的嘴中。吴二脸色一变,突然呼吸困难。李四惊问:“怎么了?你不舒服么?”吴二凄然一笑:“马拉逼,屎里有毒!”说完,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在烈焰炙烤下,身体渐渐冷去。战争带来的重金属及生化污染,已经堆积在鸟体内,鸟拉的屎也带毒了!如果没有战争,所有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李四站起来,眼睛红了。他望着周围零落的尸体,突然捡起身边一根树枝,狂吼一声,冲了出去。他用树枝抽翻迎面而来的坦克,抽落空中的飞机,击飞射来的炮弹和导弹。终于,他疯狂的冲进了敌方的指挥部。他刚一脚踢开十个卫兵,正要冲进敌方指挥营帐,一个可爱的金发小女孩突然走了出来,她幼稚的脸上是甜甜的微笑,仿佛远处的杀戮和死亡与她无关。她看见一脸血,双眼赤红的李四,愣了一下,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条白色手帕:“安扣,给你擦一下脸!”在那瞬间,李四终于发现,在这个被战火毒害的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是未受污染的纯真:童心!李四漠然接过手帕,擦了一下脸,突然闻到一阵甜香,便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他被五花大绑,坐在地上。前方的大路上,几十米高的机甲战士正和几十米高的生化怪物慢慢向前行军。李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敌人什么时候有了这种级别的武器,这投资太恐怖了吧!敌方总司令拿枪瞄准李四:“看见我军军威了吧,告诉你,我们这只无敌的军队,就要征服你们了!你马上就要死了,不怕告诉你,我们军队这些武器只有一个弱点,等会我让你看一下我们行军路线图,然后就会慢慢折磨你!”李四淡然一笑 ,摇摇头。敌方司令手指扣在扳机上,大怒:“你不信?我告诉你,我马上要杀死你,所以不怕告诉你,我们这只无敌队伍唯一弱点就是酸水,好了,现在要折磨你……”李四哈哈大笑:“你真蠢,我一看你这部队投资规模,就知道有个人要出来救我了,你经历这么多战争,还不明白这一点么?”司令大叫:“谁?谁会出现?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地方如果出现能救你的人,是根本不合理,不可能的啊!”李四微笑着:“那个人的出现,从来没合理过!”天空中突然闪亮几下,一把飞刀射进敌方司令的胸口,一把割断了李四身上的绳子。一个纤细的身影落在李四身后。李四头也不回,揉了一下手:“我一看到这种规模,这种大场面,就知道你要来。景大小姐。”身后那女子微笑一下:“算你聪明!”李四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我是要谢谢你还是……”话没说完,一辆吉利GS高速驶来,撞在李四身上,李四的皮带把引擎盖划了一条印子。李四大惊,坐在地上大声道:“战场上怎么会有这种豪车?这不是沃尔沃xc60的表哥吉利GS么?”一个漂亮的女孩从副驾驶座下来,声音又甜又腻:“好啊,你竟然碰伤我老板的车,哼哼,看你一脸穷样就赔不起,刚好我老板要找一个贴身保镖,在老板家吃住,天天和老板在一起,但我警告你,可不能和老板发生感情哟,我要和你签个约……”李四蒙了,他已经不明白事情走向发展了……景大小姐突然发话:“当我不存在么,你们老板好大口气,出来见我!”车内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李司机,叫你把城市主动刹车系统打开,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唉……”车门开了,李四和景大小姐一起定睛一看……景大小姐低下了头:“天哪,我认输了!”“我可不敢和一个承包了全世界渔塘的人斗气……”

客服微信:weige4812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